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如娼的旋律
如娼的旋律
请允许我告诉你一个不久前发生在我身上的事,午餐的时候,我告诉我的老板我有事要去办,会晚点回来,我开着车出去,我要去的地方是一间成人书店,我喜欢看成人小说和A片是我的秘密,我知道我的老婆不赞成,但是我一直改不了这个习惯,不论如何,我每个星期总会来这里几次,这间名叫「成人世界」的书店一楼是贩卖成人杂志和小说,二楼是录影带和现场艳舞。

  我到了这里,在一楼翻阅当期的成人杂志,这一期杂志的内容真是火辣极了,看得我的老二硬得不得了,我得发泄才行,於是我上楼去。

  楼上相当暗,不过我的眼睛立刻习惯了这种环境。

  长长的走道上左右尽是「小型放映室」的房间,房间上的灯号显示该房间是「使用中」或是「空房」,走道的尽头是个小型的大厅,那里会有现场脱衣舞表演,於是我走了过去,有一个穿着红衣的女孩站在走道的墙边,我走过去时她对我眨了眨眼,我向她回笑,感觉心中那一份偷情的愉快。

  走到大厅,那里有很多的门,门上写着「脱衣舞秀」,门旁注明「一面镜子」或「两面镜子」,我看到许多房间里已经有人了,我走**「一面镜子」的房间。

  走**房间后,我把铜板投**一旁的投币口中,墙板接着打开,我看到一名舞娘背对着我正在跳舞,舞娘面对着另一排窗子,窗子的玻璃是镜子做成的,从外面看不到窗子那方的人,但是房间里的人可以清楚地看见外面的景像,窗子的下方有一个小缝,那是为了给小费用的,我拿了两百元塞**我房间的那道小缝,等那个舞娘向我舞过来。

  那名舞娘背对着我,只穿了一件小小的内裤,几乎遮不住她浑圆的臀部,随着音乐的摆动,我从她的背后,可以看见她乳房的侧面,在她转圈的时候,我把我的阴茎掏了出来,可是我不相信我的眼睛,那名舞者居然是我的老婆小仪,看她一个窗户一个窗户地展示她的乳房,我差点昏了过去,当她随着音乐拿走我给的小费,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。

  原本我熟悉的那对乳房,现在看起来有点不一样,我感到更兴奋,於是我开始打手枪。

  她的乳房真的很吸引人,粉红色的乳头,适中的乳晕,完美的形状,现在所有在看她的男人都在打手枪,她一定很喜欢这样。

  现在,她脱下她的内裤,缓慢又性感地蹲下身,小心地不露出她的神密地带,接着又慢慢地伸直她的腿,把她的臀部展示在一个个的窗子前,让大家看见她的阴户,所有的人可以清楚地看见她的阴唇。

  接着她站直身子,走向那个给她最多小费的窗子前。

  她弯下身,用手支着她的膝盖,把她的臀部贴在我面前的玻璃上,她的阴户离我的脸只有几公分,她伸出手指,划着她的阴户,动作悠美地拨开阴唇,然后把手指插**她已经湿透了的阴道中。

  看到这个景像,我的阴茎已经硬得像花冈石一样。

  她做了一会儿,又移到下一个窗口做着同样的事,只在我面前的玻璃上,留下她臀部的香汗。

  当小仪把臀部对着陌子男人自慰时,我看到她双目紧闭,舌头舔着上唇。

  当音乐结束时,我射精了,而小仪也快步走出了这个表演的房间。

  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,性欲让我的脑中一片空白,我走出小房间,仔细地想了一会儿,我决定要去员工的休息室门旁,偷偷看看她在这里还干些什么事。

  她在一个房间里,房中只有一张躺椅,她穿着一绵丝质的袍子,袍子微微敞开,露出了她的乳房和她粉红色的乳头。

  她透过墙上玻璃的一个小洞,和一名客人交谈,然后性感地走过去开门,让那名客人**来,然后牵着他走**另一扇门。

  那扇门上写着「一对一表演」,我不但嫉妒而且兴奋,更想知道她们会干些什么,我决定来个小小的冒险,於是我敲了敲玻璃,房内另一名很可爱的女孩执了过来,她问我是不是需要个人服务,我点点头,於是她打开门让我**去,领着我走**刚才小仪走**的那扇门。

  门后又是一道走廊,走廊的两边也是房间。

  有一扇门的传来重节奏的音乐,我想小仪正在那扇门后为一个陌生男人做近距离的表演,这也让我的阴茎用力地顶着我的裤子。

  我跟着那个女孩走**小仪隔壁的房间,我把钱交给她,一句话也没说。

  灰暗的房间中,只有一张躺椅和一把可摺叠的椅子。

  那名女孩告诉我她的名字是莎莎,她要我把衣服脱了躺在躺椅上,於是我向她解释,我发现我的老婆在这里跳脱衣舞,我想找出原因。

  但是她把中指放在我的唇上,示意我别再说下去,她要我别再去想,而且如果我裸体看着她的表演,我会更舒服的。

  我立刻把衣服脱下,扔在角落,然后躺在躺椅上。

  她告诉我只能看不能摸,她会跳一段舞,如果我喜欢我所看到的,我可以多付一点钱,她会脱得更彻底。

  看她的样子,似乎认定我一定会多付一点钱。

  当我想到我的老婆正在隔壁对陌生男子做着同样的事情,我明显地感觉到我下腹部的那根红色的骨头开始耸立。

  我的热血开始沸腾,莎莎抬起一条腿跨坐在我的大腿上,我的龟头轻轻地划过她有蕾丝边的内裤,她的身上散发出如婴儿爽身粉的味道。

  我实在不想停止这样舒服的享受,但是我一定得问问我老婆的情形。

  当我告诉她我的遭遇,她吓了一跳。

  小仪大约是两个月前开始来这里跳舞,而且她很受这里客人的『欢迎』。

  莎莎一边告诉我小仪的事情,一边玩弄着我的阴茎,她似乎觉得这样相当有趣。

  我告诉她,我承认我看着我的老婆在别的男人面前跳脱衣舞,让我相当地兴奋。

  莎莎对我笑了一笑,拉我到墙角,那里有道缝,可以看到隔壁房间。

  我把头凑了过去,透过那道缝,我看到小仪站在一个男人面前,那个男人坐着慢慢地打着手枪,那个男人有一根大阳具。

  小仪在那个男人脸前随着音乐扭屁股,还隔着内裤摸自己的阴户。

  那个男人的阳具起码有廿公分长,多条血管在他阴茎的皮肤下跳动。

  当音乐暂停时,那男人脱下他的裤子,揉成一团扔到墙角,从上衣口袋拿出钱交给小仪,和小仪说了一些话,我听不到话的内容,小仪的反应是把钱还给他,但是那男人坚持不收,最后小仪耸耸肩,把钱放**一旁袍子的口袋中。

  当音乐再度开始,小仪又开始跳舞,此时的她看起来更热情,我知道她已经开始兴奋,她的乳头挺立起来了,透过她薄薄的胸罩都看得见!

  她十分投入舞蹈,在那个小房间中奋力起舞,不停地摇晃着她的胸部和臀部,最后她接近那个男人,最后,她头一低,整个脸埋藏在那男人的双腿之间,她的长发如瀑布般往下一泻,遮住了她的动作,但是可以看到她的头正慢慢地动着,偶尔,透过她的发丝,我看到小仪正用她丰润的双唇,吻着那个男人的阳具。

  那个男人的阳具比我大得多,我想知道小仪是不是想让这么大的男根插**她体内,此时我发现小仪的胸前和双颊都已泛红,她秀目半闭的脸上充满了欲望。

  小仪一边这么做着,一边爱抚自已,即使在这个男人面前,她还是把手伸**自己的内裤里,让手指在阴户中抽送,而且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。

  现在她拉下她的内裤,露出她的阴毛,但是随即停止这个动作,让她的阴户还是藏在内裤中,然后有点羞怯地脱掉她的胸罩,让那个男人清楚地看着她的乳头……她的乳头轻轻地划过那个男人微微发抖的唇,然后稍微把内裤弄歪,轻轻地往下坐,让阴户磨过那男人的龟头,有时她又把内裤拉高,使得隔着内裤,也能清楚看见她的阴唇,然后让那个男人凑过头去,闻她阴户的气息。

  此时她又蹲在那男人的两腿之间,让那男人紫红色的龟头,顶着她的乳头,那男人的龟头渗出些润滑液,小仪沾了沾那些透明的液体放到唇边,狡滑地笑了笑。

  小仪用双乳夹着男人的阴茎,让那个男人在胸前搓弄,不停地顶着她的乳房。

  莎莎在我耳边性感地低语道:「你喜欢这样吗?看别的男人搞你老婆的奶子?」我吓了一跳,我忘了莎莎还在这里,她的话提醒我,隔壁的那个男人,他的阴茎正在我老婆的乳房间快速滑动。

  我点点头,眼光还是移不开,接着,我感觉到莎莎的手握住了我的阳具,开始慢慢地上下搓弄,我还是一直看着,但是我喜欢她这么做。

  同时,隔壁房间的温度也提高了,乳交的速度越来越快,我想那个男人就快射精在她的乳房上了,而小仪显然也知道这一点,因为她迅速地站了起来,拉开她的内裤,露出她的阴户,她的阴唇明显地突出,不但红,而且有些涨大,她开始用阴户磨着那男人的肉棒,前后摇动她的臀部,使得男人的阳具上涂满了她的爱液,我知道她已经高潮了,因为她的动作忽然静止,双眼紧闭,她的银牙咬着下嘴唇。

  在一阵抽搐后,她开始更快速地滑动。

  此时音乐已经停了,房间内只有沉重的呼吸声,小仪打破了沉默。

  「我要你插**来。」她用迫不及待的声音说道。

  我吓了一跳,她竟然愿意和别人性交!原先她只是给人家看而已,现在她居然已经兴奋到这种程度!

  小仪低下头看着那个男人笨拙又草率地调整自己的姿势,把他的阴茎顶着她的阴户,然后咬着牙慢慢地坐了下去,让那平滑又肥大的龟头插**阴户里,她的阴唇听话的张开,以容纳那巨大的龟头,接着是一阵高潮,让她混身战栗。

  高潮一直持续到那男人插到底为止,小仪什么也不想地立刻上下起伏地动着她的臀部。

  小仪把脸靠近那男人,第一次吻了他。

  这是一个非常淫荡、下流、热情的吻,她把嘴盖住那男人的嘴,把她的舌头探入对方的口中,那男的也把舌头伸**她的口中,小仪贪婪地吸住他的舌头,就像含住一根男人的阴茎一样,此时她还一直持续臀部的动作,让那根肉棒在体内**出。

  抽送的速度更快了,可以清楚地听见两人身体接触时发出的拍击声,而且两个人也开始出汗,两个人的下体则是沾满了爱液。

  在那个男人和我老婆性交时,我听到那男的对我老婆重覆说了一些话,她听了之后,动作更激烈了。

  我听到的是「干我!你这个贱货!」

  他们干得越来越激烈,我看到那个男人的阳具像一尾红色的大鳗鱼,一直快速地**出小仪的体内,小仪的阴户周围泛出一些带着气泡的白色液体,她的高潮一直不断,接着,那个男人射精了。

  这个时候,我感觉到莎莎蹲了下来,把我的阴茎放**她的口中,这正是我所需要的,我的下体一麻,开始射精,莎莎立刻吞下了我的精液。

  我看着小仪,很快地穿起袍子,走出了门。

  什么都不用说,我快昏过去了,我看着我的老婆和陌生人性交,居然让我如此兴奋,我坐在躺椅上整理我的思绪,我新认识的脱衣舞娘朋友莎莎坐在我身边,她抱着我的肩,告诉我她确定小仪以前没有做过这样的事,事实上,她也是第一次知道舞娘们和客人性交的事。

  莎莎借我电话,让我向公司请假,并且告诉我一个紧急出口,在那里我可以再偷看一些事情。

  紧急出口外是一道楼梯,楼梯通往这幢建筑物的后面,每一扇窗子都是关着的,但是其中有一扇窗子约莫开了一道十公分的缝,我听到窗内传来我老婆的声音,我立刻凑向那扇窗子。

  这个房间是一个办公室,房间内铺着廉价的地毯,有一张淩乱的办公桌和几个满是烟蒂的烟灰缸,墙边摆了长长的沙发,墙上挂了一张粗糙的裸女画。

  有一个中年秃头的男子,戴着眼镜,留着短须,坐在办公桌后面抽烟,他请小仪坐在沙发上,和她谈着今天她该得的小费。

  真是不要脸,他居然只同意给小仪一半,小仪紧张地笑着说没关系,他说那是小仪自己的损失,如果小仪改变了主意,随时可以告诉他。

  然后他向小仪解释,如果小仪愿意让他的朋友拍照的话,她可以得到所有的小费,他一边说着,一边放了一堆钱在桌上,开始点钱。

  小仪看着他,那个男人觉得是时候了,他倒了两杯波本酒,递了一杯给小仪。

  小仪接过了酒,问那个秃头男人,他的朋友是谁。

  我老婆的老板笑着坐在小仪的身边,搂着她的肩,告诉她,他的朋友是一个和善的税务员,有专业的摄影技术,喜欢拍一些裸体照,他告诉小仪,他的朋友马上会过来,会请她摆几个姿势,拍了照后就离开,她的老板亲切地对小仪微笑,要小仪别紧张,他会一直陪在小仪身边。

  他不等小仪回答,立刻走到门前打开门,叫门外等候多时的人**来。

  那个男人走**门来,他和小仪老板的年纪差不多,但是头发较多,而且身形矮壮,穿了一件黄色的休闲服。

  小仪的老板请他坐在沙发上,好让他们在开始前喝点酒。

  当小仪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时,我的心中有点沮丧,因为我认为她是在壮胆。

  小仪在他们两个男人之间,听着他们闲聊,那个税务员问小仪是不是会紧张,小仪笑着说只有一点,於是他们三人相视大笑,不过我看得出来,有人的笑容是假的。

  小仪的心情越来越放松,我注意到她让她的袍子打开了些,她穿了一件白色的T字裤,和一件有白色蕾丝边的胸罩,她也许没有注意,但是身旁的那两个男人注意到了,他们一边交谈,一边看着她的胸部。

  谈了一会儿,小仪的老板站起身,走向办公桌,从抽屉中取出一部拍立得相机,交给另一个男人,然后要小仪脱下她的袍子。

  小仪有点紧张,她笨拙地站了起来,让袍子滑到肩部,另一个男人一直坐在原处,开始拍照。

  她的老板要她开始像平常般跳脱衣舞,但是时间缩短一点,同时不要害羞。

  小仪好像完全放开了,她的动作变得比较大,那个税务员一边鼓励她一边不停地拍照,她的老板坐回办公桌,隔着裤子摸着他的老二,小仪解开她胸罩的肩带,性感地噘起小嘴,按住胸罩的罩杯,慢慢地往下移,露出她的乳晕,再慢慢地让这两个男人看到她雪白乳房上的粉红色乳头。

  小仪脱下了胸罩,接着又把她的T字裤往下拉,几乎露出她的阴毛。

  她的老板要她躺在沙发上拍几张照,小仪躺了上去,性感地摆着姿势,把她的乳房挟在一起,拍了几张照,再脱下她的内裤,把腿缩在胸前,露出她的阴户。

  接着她用手指摩擦她的阴户,让那个男的对着她的私处拍特写,她似乎很喜欢让那个男人拍下她的阴户和屁眼。

  那个男的又伸出手,调整小仪的姿势,我注意到他常常故意地抚摸小仪的屁股和腿。

  他蹲在小仪的两腿之间,由后方拍下她已经开始充血的阴唇,然后一手拨开小仪的屁股,一边拍下特写。

  小仪看来并不反对,她回过头来性感地对那个男人笑了笑。

  我看到那个男人已经开始勃起了,他的裤裆已经像个架起来的帐蓬我看着他伸出手,轻轻抚摸我老婆的阴户、阴唇,他的手上沾了些我老婆的爱液。

  小仪此时只是颤抖和呻吟。

  那个男人让小仪翻过身去背对他,握住她的两个膝盖内侧,让她的腿尽量张开到极限,也使得她的阴唇和阴核一览无遗,那个男的立刻抓起相机拍照。

  小仪的老板一直在旁边看着这一切,但是没有人注意他,他解开拉炼开始打手枪,我的老婆和另一个男人都没有注意。

  我也不自主地掏出我的阳具开始打手枪。

  那个拍照的男人和小仪说了一些话,我没有听到,但是小仪开始把手伸向她的阴唇,用指尖轻揉她红豆般的阴核,发出一些呻吟。

  「让你自己高潮,」那个拍照的男人说道。

  小仪开始加快手上的动作,她把手指插**她的阴户中开始快速地抽送,很快地她就高潮了,她拱起她的背,紧紧咬着下唇,直到她高潮结束,到在沙发上,沉重地呼吸。

  同时那个拍照的男人掏出了他的阳具,握在手中跑在小仪身边。

  小仪呼吸平复后,一言不发地看着他。

  那个男的向小仪说了一些话,小仪摇了摇头,那个男人开始求她,小仪又一次摇头,然后坐起身来,捡起掉在地上的袍子。

  「再拍几张照片吗?」小仪问道。

  那个男的把手伸**口袋,拿出钱包,再抽出几张钞票递给小仪,小仪取得钱放**她的袍子中「你要拍什么样的照片?」她问道。

  他向小仪说了一些话,小仪笑了一笑,她慢慢地拉下他的裤子,然后蹲下身来,直到那男人的龟头对准她微张的嘴。

  那男人低下头来拍了一张照,小仪的老板坐直身子看着这一切,拍照的人似乎是此时才想起他的存在,他向小仪说了一些话。

  小仪起身走向她的老板,弯下腰张开嘴,含住她老板的龟头,那拍照的男人立刻拍了一张照,小仪维持这个姿势,站直腿,在她的身后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粉红色的阴唇,那个男的在她身后,用手指把她的阴唇拨开,用另一只手抓着相机,不停地拍特写。

  小仪开始呻吟,并且认真又热情地吸吮她老板的阴茎。

  拍照的男人站直身子,把他的阳具插**小仪的阴户中。

  小仪停了一会儿,但是臀部随即迎合后方的抽送,很快地,她上下两个洞马上取得了协调的节奏。

  「我知道你喜欢这样,」她的老板笑着道:「像你这样的女人就是闷骚,表面上很保守,但是装不了多久,你现在不是一样吸着我的屌吗?」我的老婆没有反应,她还是努力地吸吮着口中的阴茎。

  「我告诉你,」那个男人继续道:「你越是做得像烂货,你就越兴奋,你一边让两个男人干,一边让我们把照片拍下来,你就越爽。」干她的那个男人已经忘了要拍照,不过他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,在用力地抽了几下后,他射精在小仪的子宫里,然后让他的阴茎滑了出来,把阴茎上残留的精液抹在小仪的屁股上。

  然后他再拿起相机,把裤子穿好,说了几句话后离开。

  小仪此时也不再帮他的老板口交了,她抬起头,脸上的表情似乎是现在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,她站直身子,想去拿袍子,但是她的老板抱住她的腰。

  「嘿!你想做什么?」他指着他的肉棒笑道:「你还有工作没做完呢!」小仪一言不发地看着那根满是口水的阴茎。

  她的老板忽然起身,把她按倒在桌子上,她的乳房压在淩乱的档和烟蒂上。

  「我已经注意你好久了,」她的老板说道:「我早就想插你了。」她的老板立刻把阴茎插**小仪的阴户里,并且开始抽送。

  她一脸茫然,好像不相信发生了这种事。

  她的老板拚命地插着她,小仪开始低声饮泣,泪水滴在桌上的档。

  「我还有一些其他的朋友,我要你见见他们,小仪。」那个男人一边喘气一边说道:「你这种一副看起来从来没搞过这种事的样子,让我觉得很兴奋,你要记住,别让人太容易上手,但是一但和别人搞起来,就要绝对地淫荡、下流。」很快地,她的老板射精在她的体内,他拔出他的阴茎,把小仪转过来。

  「该把我弄乾净了。」他命令道。

  我的老婆毫不迟疑地蹲下身来,用她的舌头舔着那根已经软垂的阴茎上的精液,直到完全乾净。

  他穿上裤子,等到小仪穿上袍子后说道:「我们明天见,小仪,我希望我们还有机会再做交易。」他亲切地对小仪微笑,让她走出他的办公室。

  字节数:14816

  【完】